2022 年 7 月 2 日
ccryptoo 1 1651925659

CZ對談USDC發行商Circle:既然無法永遠保護美元,就應該擁抱未來

幾天前,Binance 創辦人 CZ 做客 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 的 The Money Movement 欄目,進行了近 1 個小時的對話。

 

方並沒有聊穩定幣相關的內容,而是從更宏觀的角度,聊了聊區塊鏈對世界的影響。

從 2020 年開始,全球如同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發生變化,我們在關注行業內各個賽道項目的同時,獲取宏觀發展的信息也相當必要。筆者 BlockBeats 將二人的對話聽譯如下,希望能對讀者有所幫助。


Jeremy Allaire:你好,我是 Jeremy Allaire,歡迎來到 The Money Movement,非常期待我們今天的對話。歡迎你,CZ。

CZ:很高興來到這裡,謝謝你邀請我。

Jeremy:首先我想先談一談你選擇這一行業的原因以及對於未來的願景。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來到 Crypto 市場當中都想有一番作為,比如建立一個新的全球金融體系、新的經濟體系,或者世界經濟活動的新方式。我很想聽聽你的見解,你覺得 Crypto 將給世界帶來什麼?在未來十年當中世界會因為 Crypto 的發展而發生什麼變化?

CZ:從根本上說,我認為 Crypto 區塊鏈是一項新技術,用於建立信任的帳簿系統。不過,就像互聯網的第一個應用只是用於資訊交流一樣,Crypto 一開始只有金錢屬性。我認為借助 Crypto,我們可以改進我們現有的貨幣,從而金融部門和金融科技。我們目前的貨幣系統尚存諸多缺陷,而在我看來,我們需要在保證合規性、安全性、易用性的同時,提高交易的效率。因為,我們需要推進 Crypto 技術的發展,為人們提供使用這種新技術的機會。

Jeremy:我很想聽聽你對 Crypto 原生企業和原生組織數量不斷增長的看法。當前,全球經濟活動體系基本上是根據民族國家法規與跨國公司法建立起來的。區塊鏈公鏈連接了很多孤立的金融系統,以方便人們記帳並治理。隨著新興企業和項目的發展,Binance 在支持它們方面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你如何看待這些新的組織形式?當人們開始使用區塊鏈運轉資本、進行勞動以後,世界將發生怎樣的改變?

CZ:你提到的話題非常有趣。Binance 在一開始想成為一個去中心化的組織,但並沒有完全做到。我們沒有管自己叫 DAO 或某某公司,因為我們覺得撥開這些人為術語之後,我們的本質就是一個團隊,就是一群人在激勵體系和相互信任中共同協作完成任務。

就公司形式而言,Binance 可能是首批在 180 個不同國家都有分部的創業公司之一,而這主要歸功於互聯網和區塊鏈。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只負責處理Crypto 交易,讓人們在這里通過區塊鏈存款、取款。我們為員工發放的就業協議非常直白,其約束力主要靠的是彼此間的信任,上面會說明他們完成工作後可以獲得的公司股份或 Token 酬勞。

只要人們有這種信任,他們就不再需要一紙法律文件。我們不需要有實際的公司、辦公室、總部等等傳統公司所擁有的東西,也能很好的完成工作。不過最近我們也做出了中心化的改變,因為當我們想接觸傳統的金融系統時,他們會要求我們提供許可證、註冊信息以及公司三年的財務報表。雖然我們不太需要這些東西,但為了滿足監管機構的要求,我們還是這麼做了。

今天,我們完全可以在沒有傳統結構的情況下組織起來,因為現在你可以用區塊鏈來進行支付。那麼下一步,對於任何類型的組織,包括民族、國家,都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加以組織,而國家稅收、公共服務等如今也都可以利用區塊鏈技術來構建。

Jeremy:我同意你的觀點,在去除掉一些不必要的人為因素之後,這些新的組織形式必將能以更高效的方式運作,為全世界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並加強人們之間的交流。我認為,在未來的五年時間內,區塊鏈組織將成為世界上增長速度最快的組織形式。

我知道 Binance 花了很多時間和權威進行溝通交流,為他們講解新興技術的發展情況,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當你在世界各地旅行時,大家對於Crypto 都有怎樣的看法,可以和我們說說嗎?

CZ:目前人們對於 Crypto 態度還存在著非常大的差異,有些人仍然認為 Bitcoin 只有大毒梟在使用;而有些人則認為這是未來的貨幣技術,是未來金融科技的動力,對於每一個經濟部門都舉足輕重——這也是現在大多數人的看法。

Jeremy:人們對於Crypto 的態度已經改變了很多。

CZ:是的,變化很大,很多地方的人們都希望在不惹惱當地權威的前提下將 Crypto 引入當地經濟之中。不過有趣的是,傳統金融行業反而更抗拒這種變化,因為他們需要保護現有的銀行及金融機構。上個月的時候我去了拉丁美洲,發現那裡的很多國家都在使用美元,有 30% 的人口在銀行工作,他們沒有需要保護的東西。

Jeremy: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可以進行跨越式發展,對嗎?

CZ:是的。

Jeremy:他們會說,「既然這是一個更先進的金融系統、經濟引擎以及資本市場結構,那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將其引入呢?」

CZ:Crypto 企業將帶來更多就業機會,也可以把其他 Crypto 元素引入當地經濟,同時也需要交稅。這些公司可以為當地建立人才庫,對該地區經濟的未來發展非常有利。

如果你看看今天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你會發現前 10 名中有 9 名在美國,有 8 名是在互聯網公司:Google、Facebook、特斯拉、亞馬遜。美國確實為互聯網的發展貢獻了很多,而互聯網也是不分國界的,一些公司為全世界提供很好的互聯網基礎設施。隨著區塊鏈的不斷發展,多家區塊鏈公司也將為人們提供多種工具。許多有眼界的國家都想吸引這些公司,所以肯定就會有競爭。各國權威都不想成為以身試險的急先鋒,但也都不想成為最後一個。

那天我和我的朋友聊天,他說他預計五到七年以後,全世界的國家都會採用Crypto。但我卻反駁說,「不,如果一直沒有人行動的話,這個時間還會更久。」現在一些權威已經開始行動了,所以美國也不甘示弱,於一個月前頒布了行政令。

(延伸閱讀: 美國總統拜登簽署首個「加密貨幣行政命令」:支持數位資產、保護消費者、Fed 應研究 CBDC

英國現在想成為一個 Crypto 中心,而薩爾瓦多在這方面則是遙遙領先。現在對於任何一個權威來說,採用 Crypto 的風險正在降低。

Jeremy:所以說,Crypto 對各國權威來說已經不單單只是監管風險的問題了,而是機遇的問題。多年來,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給白宮的官員講述Crypto 這九年來的變化。如今,很多國家都爭先開始接納數位貨幣,因為它關係到國家經濟和競爭優勢。權威現在正在思考穩定幣對於國家金融系統的作用,並提升了監管的明確性,這著實是一件好事。

與此同時,世界地緣經濟結構也正在發生變化,我們身處其中,見證著新秩序和格局的形成。事實上,其中一些已經醞釀了很長一段時間,金融危機過後很多 Bitcoin 玩家也都看到了這些變化。不僅如此,中國的崛起也在影響著世界格局的形成。

我們將這種新的地緣政治格局稱為新冷戰時期。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數位貨幣將在這種重構中發揮重要作用。在昨天美國財政部長 Janet Yellen 發表的演講中,她也在談論這個問題,這極大的說明了權威對於 Crypto 的態度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觀。畢竟在七八年前如果我在權威會議上討論這個問題的話,他們肯定會把我趕下台,並強調美國權威不會考慮採納 Crypto。

在你看來,Crypto 對維護全球一體化可以起到什麼作用?你是否認為 Crypto、區塊鏈和數位貨幣可以在某種意義上幫助世界更好的實現一體化。

CZ: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和微妙的話題。世界一種處於分分合合之中,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派別。因此,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情況需要考慮。對於一國權威來說,貨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具,因為在地緣政治中它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大國都有這種野心,但這也會引發衝突,比如戰爭與制裁等等。

世界格局正走向分裂,於是人們開始使用貨幣來擴大國際影響力。慢慢地,人們開始尋找一種中立的貨幣來使用,也就是 Crypto。Bitcoin 非常中立,它不屬於任何國家,而且數量有限,也不存在通貨膨脹。所以說,對於那些開展全球貿易的企業來說,要想不被哪個國家凍結帳戶,使用中立的貨幣是最好的解決方法。當然,可能會有人認為 Crypto 剝奪了他們的權力,雖然這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如此,但 Crypto 也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更好的選擇。

目前來看,Crypto 的出現對美元在全球的影響力構成了威脅,所以美國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與之鬥爭。但是,這樣做的結果就是,雖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美元,但隨著時間的發展,很多國家還是會接納 Crypto。所以說,既然無法永遠保護美元,那就應該儘早擁抱未來。雖然現在 Crypto 在很多領域的顛覆性還不太明顯,但我相信,未來區塊鏈的發展將大有前景。

Jeremy:我想現在對於美國來說,數位貨幣已經成為了一種戰略性工具。假如和你今天談話的對像是美國的內閣成員、財政部長、國務卿、司法部長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你將如何向他們傳達 Crypto 的戰略意義,以及 Binance 在其中將扮演的重要角色呢?

CZ:我認為這其中的道理其實非常簡單。假設我們回到 50 年前或 100 年前,你有世界上最好的軍隊,但同時飛機也被發明了出來,那你會選擇引進飛機還是保持原來的軍隊規模呢?在我看來,你必須引入飛機,雖然一開始你的軍隊可能會顯得相形見絀,但技術的引入永遠是第一要務。任何一個國家或經濟體,如果不擁抱新技術的話,都將被甩在後面。

不過,在接納新技術的同時總會遇到一些阻力,因為它會給現有組織形式造成一些壓力。美國之所以掌握互聯網是因為它掌握了提供互聯網技術的公司,現在也一樣,美國也應該接納提供 Crypto 技術的公司。Binance 就是其中之一,我們是這個領域最大的參與者之一。但是現在,美國交易平台的業務還是由銀行來支持的。

現在,隨著自動清算所的整合發展,我們可以每個月從用戶的帳戶中扣錢。美國權威對衍生產品、產生利息的產品、許多較新形式的產品都相當謹慎。我認為在這個階段上,美國權威應該關心兩件事情——反恐和反洗錢。這很清楚。另外,我們要打擊詐騙、駭客、非法數據欺詐等任何犯罪行為,從而保護消費者的利益。

除此以外,我們應該最大限度地讓行業人員自主發展,制定有利的政策,吸引國際參與者、本地參與者加入這個行業。我認為這就是 Binance 的優勢所在,它在概念非常簡單,雖然在實踐中還需要做出一些細小的權衡。

Jeremy:謝謝你,CZ,今天的談話非常愉快,感謝你的加入。

CZ:謝謝你邀請我。我還想說,感謝你們在美國所做的一切,希望我們在未來也能為美國的 Crypto 發展貢獻更多的力量。

Jeremy:我們完全支持。

CZ:非常感謝。

Jeremy:謝謝你,C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