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8 日
ccryptoo 1 1651752852

專訪Web3基金|Mask、Bonfire Union創辦人 Suji:區塊鏈是解放數位禁錮的武器

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寫著「打倒臉書、創造革命」等激進言論,是筆者對 Suji Yan 的第一印象,如此像是社會運動家的人,忘誰也想不到他與區塊鏈產業密切相關。Suji Yan 不僅是 Mask Network 創辦人,而他創辦的公司也成為了僅次於以太坊基金會的 Web3 贊助機構。在今日專訪中,Suji Yan 將為我們揭開他,為何捐助了超過 80 個以上的區塊鏈項目,而這一切的原因,竟然與他口中的革命事業有關;並且與我們聊聊,他看到的現今社會與未來 Web3 的樣貌,了解為何區塊鏈為何在他的論述中,是一個從黑暗時代中帶領光明的火炬。

 

Web3 是一個革命的部分,一開始我們推翻華爾街,華爾街的人不行了,就來加入我們,接下來是推翻好萊塢、Facebook,最終就是國家與政府。

我們覺得 DAO 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鏈上的主權國家團體。

- Mask Network 創辦人 Suji Yan

 

 天生叛逆的 Activist


子裡總有種不安份,嘴巴停不了批判,這是許多人對於 Suji Yan 的評價。當時還未接觸加密貨幣圈的 Suji,穿著女裝 Cos 服時接受網路新聞訪談時,留下了金句「穿女裝就是一種反抗,一種社會運動」、「穿女裝可能可以降低 BUG」。

如此具有反差感的叛逆男孩,誰也沒想到他後來成為了 Web3 項目 Mask Network 的創辦人,成為了募資網站 Gitcoin 上名列前茅的,僅次於以太坊基金會的 Web3 贊助機構,資助、投資了超過 80 個以上的 Web3 項目方。

Suji 至今仍然叛逆,他每天在推特上的不斷打出辛辣的言論「臉書、Google,電信商都很 Evil 」、「我們被資本主義的科技圈養了」,面對這些社會議題與資本主義的剝削,Suji 並不是紙上談兵,他在 Web3 中找到了屬於他的答案,他認為社交這個賽道,能帶來引領新時代的革命。

在訪談中,Suji 告訴了動區,為什麼未來是屬於 SocialFi?而 SocialFi 如何引領這世界的 Web3 革命?這一切要從 Suji 自己批判性的根源說起,Suji 在訪談中與我們提到了與他的高中時的經歷:

我是讀上海松江二中的,這學校出了不少名人,像是韓寒。怎麼說呢,學校裡面的氛圍我覺得裡面的人都比較叛逆一點,課堂上大家都在討論一些很奇怪的東西;我父母是搞電信工程的,我從小我家裡就有電腦,就開始學程式語言,後來上了高中後,就跟著一群搞文學批判的人認識了,例如韓寒的老師,這後來也變成我職業背景之一...

ccryptoo 1 1651752853
Suji Yan

投身社會活動、初入加密貨幣圈

Suji 自高中畢業後,在美國攻讀資訊工程與 AI,並前往日本交流。因為在高中認識許多文壇人的原因,他與中國第一財經周刊的尹險峰主編結識,當時還在日本念書的他才 20 歲,便決定成為一名自由記者,其中一個報導專題,就是關於福島核電廠,他親自進入福島核電廠封鎖線禁區測量了輻射值。

當時是 2016 年 311 大地震五周年,我們那時是唯一被允許進入福島核電廠裡面禁區拍攝,但我們就拿著儀器衝進封鎖禁區裡測量核輻射參數,結果出來的時候警示燈就響起了,我們被抓到警局裡面問話,問說為什麼要這樣子,當時我才20 歲,天天在搞這種事情。

幹這種事情的人好像這種沒有明確的中文翻譯,叫做 activist 吧,但有人說把它翻叫做社會活動家,我覺得不是很精確。

美國就讀資訊工程與 AI 期間,Suji 因緣際會認識了年輕的學校教授 Zcash 創辦人之一的 Andrew Miller;在介紹下進入自動駕駛獨角獸企業 tusimple 實習,他稱該公司是 Nvidia 投資的,進裡面滿地都是顯卡,都在使用電腦顯卡挖以太坊,當時他覺得有趣也參了一腳,接觸 POW 挖礦時也有了一些以太坊

後來 Suji 更是在美國認識了他的太太,當時她在比特幣核心擔任貢獻者,是因為同校校友而認識,他說那時人們對於加密貨幣的認識其實很有限。

如果你整天搞 activist ,在網上尋求捐款,你不可能用支付寶、Paypal 的,那時認識比特幣、以太坊更多的認知是為了要突破金融封鎖。

但後來因為比特幣在 2017 年後大漲了嘛,我那時覺得,好像念書不是特別有意思的事情,我最後就收收東西回上海去,那時就參加了萬象區塊鏈他們在上海辦的好幾次以太坊區塊鏈聚會,他們是最早投資以太坊基金會的機構,當時聚會就 20~30 人吧,還有常常看到  Vitalik 就在那邊,後來那群人大部分都成為現在的加密貨幣大佬。

那時我還跟我太太說,怎麼到處都是 ICO ,就開始亂買,亂賺一翻,但後來發現幾乎都是 Scam。

經歷了 2018 年迅速市場的下滑與市場對加密貨幣的信任崩盤後,Suji 就打算要做一個是真實而不是 Scam 的公司。他創立了 Maskbook(後改名為 Mask Network) ,Suji 認為人們在 2018 年普遍對加密貨幣不信任的時候,他幸運地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

因為我之前都做 activist、自由記者、開源軟件等等,所以可能覺得我做的東西跟私人利益都比較無關,所以很多人願意支持我們,到了 2019 年,很多知名的個人戶像是 Coinbase 的前 CTO 也來投資我們; 2020年時有著更多的機構進來了;到了 2021 年時我們也發售了 Mask 的代幣。

成立 WEB3 風險投資公司

提到 Web3 的其他項目,Suji 提到了他早期就接觸了許多以太坊基金會(Ethereum Foundation, EF)的人,對該 EF 的奉獻行為非常佩服,Suji 看到了 EF 為了弱勢的開發者以及開源社群不斷奔波,為那些革新世界的小芽苗澆灌,最後成長茁壯的過程。

或許是因為受到以太坊基金會的影響,他也在 Mask 成立後的早期,遇到需要資助的開發團隊,就慷慨捐助資金,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是,這也讓他獲得了意外的收穫:

很多人都不願意去資助這些公共財與建設,ENS、Wallet Connect、Uniswap 這些最早也都是在 Gitcoin 上捐款...那時我看的第一個公司(Transak)就覺得很棒啊,就丟了五萬美元,現在看這五萬美元,我猜至少有五十倍吧?

那時還跟 Jack Dorsey 有聊過,他想把推特去中心化,弄了個 Bluesky 計畫,就透過技術人員找到我們 Mask 幫忙,我們 Mask 2020 年初就成為 Bluesky 計畫的創始社群成員...後來就有間公司(Cent)說要把推特貼文做成 NFT,天天喊著要見 Jack Dorsey...結果他們後來聯繫上了,Dorsey 就很開心還在推特上說要賣他的第一篇推特文,後來我們投資了那間公司,這就是 Mask 開始最初的兩筆投資。

延伸閱讀:Twitter 組建獨立開發團隊- 藍天(bluesky),為社群網站建立「去中心化」標準

也因為這些經驗,Suji 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搞了一個投資公司,隨後他們連絡上了 OKEx 那邊華人女高管西西莉亞,當時西西莉亞決定退出 CEX ,開始籌備屬於他們的 Web3 Venture ,名叫 Bonfire Union。

其實我們一開始就想做一個 Ventrue DAO,但這樣搞的話,一開始很多 KYC 都過不了,所以我們成立了一個合規的基金公司。

一開始很多 Mask 的老朋友都跑過來丟了錢,後來也很多投資 LP 加入我們,簡單來說,這個基金就是我們公司所有高管,加上一些老朋友在裡面放的錢,我們已經投了接近  80 個項目了,很多我們很早期都進去投了,有些項目非常成功。

專注 SocialFi 與當前 SocialFi 市場的問題

提到為何要成立一間 Web3 Venture 來瘋狂投一堆項目呢?Suji 在訪談中也提到了他們的目的性,認為 Mask 其實是 Web3 的首支社交概念股,自然是對標 Facebook 等傳統社交媒體平台。

隨後 Mask 聯合了 Polygon、Sushiswap、Gitcoin 等等 15 間公司,成立了 SocialFi 聯盟 ,Suji 認為這是 Web3 上的一個巨大的賽道,而且這規模並不會比 DeFi 、 GameFi 還要小。

其實有很多社交類的內容,我們自己 Mask 也有涉獵開發到,所以我們就想說,為什麼我們不自己拿錢來投這些呢?最大的敵人當然就是娛樂產業,遊戲已經有很多厲害的人在幹了,所以我們覺得社交這方面會更有機會一點。現在有很多生態基金,但應該是沒有其他像我們一樣專注於社交的,我們有投資 80 多個項目,至少超過一半都跟 SocialFi 有關。

在講述到 SocialFi 的過程中,動區詢問了 Suji 對於去曾經火紅一時,卻馬上消退熱潮的的 SocialFi 產品的看法。Suji 稱,問題來自於很多人在 SocialFi 產品上互動時,對經濟收入的關注大於社交。只要有某種程度上的資本主義遊戲存在, SocialFi 就無法逃避失敗的命運:

雖然 SocialFi 沒有正確的定義,但依我們的理解,很多項目方沒有深刻的理解資本主義,當前社交是封建制的社會,像是你用 Facebook 你沒有辦法把你的財產帶離莊園。

我們不可能杜絕資本主義在這裏面的機制,就像卓別林的摩登時代電影那樣,你再怎麼忙還不就是那在動著板手勞動著,你無法杜絕資本主義在裡面怎麼以大資本打敗小資本,最終就是如果裡面不能賺錢了,大家就跑了對吧。

透過類似激勵機制,不管是透過龐式還是其他補貼模式,其實你該改變的是使用者內容的的生產結構關係,而不是在那邊排隊領螺絲,然後根據螺絲多少就給你多少錢,Mask 就在這邊做了很多嘗試,我們是第一個把 Web2 的社交圖譜帶入 Web3 上的,使用 Mask 後,用戶就不用重新在 Web3 重新建立社交圖譜。

ccryptoo 1 1651752854

能建立一個新的世界,透過一個補償機制,能讓那些困在 Web2 數位農村的人,開始漸漸地有資源,開始虐奪那些原本屬於他們的東西,最終走到 Web3 的新世界去,這是 Suji 對於 SocialFi 的理想,也是為何每天都在想著與體制衝撞的他,用盡心力想要推動的東西。

而從 SocialFi 出發後 Suji 也提到他們看到 Web3 基礎建設不足之處,這便是 Bonfire Union 投資項目時與常人不同的角度:

你要搞社交,那麼影片、圖片那些要存在哪裡呢?難道是 EWS 之類的服務嗎?那我就認為你這個是假革命,你用一些在區塊鏈服務上面使用網路空間時,你的讀取會非常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有人做去中心化CDN(dCDN),主動聯繫了他們叫做 Meson Network,因為我們有建立社交族譜的需要,因此我們還投了 RSS3、CyberConnect 等項目...

還有一些社交場景,你要跟別人認識後,要搞工作簽合約對吧,難道我還要影印護照傳給你嗎?這一點都不Web3,我就覺得這需要一個  Web3 contract system,必須有這些基礎設施建設,你才能打造出一些 SocialFi 的大沙盒。

未來 Web3 世界的輪廓

對於 Suji 來說,他對於 Web3 能改善人類的生活,甚至從數位封建制當中解放人類這點深信不疑,而他的眼中未來的 Web3 的世界又是如何的呢?我們將透過幾個問題,透過 Suji 的回答了解他眼中的 Web3 世界:

動區:你認為Web2 世界人們是否對於一些不必要的制度 / 文化過度執著,造成了大問題? 

Suji:很多人問我說 Web3 革命在哪裡,革命掉了誰?不管是誰定義了 Web3 ,我覺得它更像一個開放、自有主權、自產自足的新型網路的話,他革命掉的是民族國家、資本主義與後資本主義的社會治理關係,這其中包括社會民族主義的這種治理關係和過去所有民族國家與主權國家產生的矛盾。

說的直接一點,民族國家跟主權國家的存在,其實影響人類的進步與發展,今天沒有理由說我在一個國家能享受的福利,另一個國家享受不到,尤其是某個國家的網路服務商說不服務你的國籍,封鎖你,於是你就使用了一個 VPN 服務繞過這些東西,聽起來就很扯淡。

也沒有理由說你是美國人就可以通過你的退休金計畫 401 K,就可以不停買美股,在過去的幾十年內不停地印錢,讓別的國家的人,只能買你們那些很爛的股票對吧?

地緣政治民族國家、種族議題等等都在阻礙人類的科技發展與進步,當然人類不可能活在真空裡,人類還是必須有吃有喝,有水源等等的,還需要肉體存在,但是你的資產、你的創作、你的精神,其實是可以活在更開放的世界裡的。

其實我出生那年,也就是 1996 年就有人寫了一篇《網絡獨立宣言》,現在講起來其實非常感慨,他就說網路存在的最終目的是要創造超越主權國家的賽博空間,經過人類 20 多年的奮鬥,我們其實已經有足夠的技術去達成這樣的願景,人人都有足夠的計算能力。

第一步完成了,而第二步就是要有人人都能保衛自己數位資產的自衛權,這就是加密學、密碼學,有了這些東西,政府也只能透過間接控制你的電腦來監控你。

第三步,你需要有個獨立自主的數位黃金,這就是比特幣,然後剛好有個神祕的創始者(中本聰)還消失了呢。

第四步,你需要有能夠建構現在社會的所有元件,一切組織型態的平台。他可以是以太坊也可以是別的 Layer 1 、Layer 2,若需要金融服務,那麼就需要 DeFi;需要娛樂需要宣傳,就需要 NFT;需要遊戲就有 GameFi;需要社交與組織,那就有 SocialFi 與 DAO。

透過這樣的發展,我們最終會脫離一個有地緣政治的世界,我們現在的確還受到地緣政治的影響,但透過這樣的賽博空間,我們就把民族跟主權國家等等人類的想像聯合體的矛盾、利益衝突給化解了,這才是 Web3 真正的革命,這是打破了先進的人類聯合的願望,打破了對落後國家、民族國家的封鎖這樣的矛盾。

動區:未來世界的樣貌,中心化服務與去中心化之間的平衡點在哪裡?

Suji:不得不說去中心化的服務對於年紀大的人不友好,你看手機都還要掃碼,那些甚麼健康碼之類的根本找不到對吧?

如果你的錢都在 DeFi 裡,那麼你就跟那些用傳統銀行等金融服務的人,很難交流了,所以你就會去買 DeFi 裡面推出的養老金。

其實主權國家最大的功能就是徵稅嘛,但如果我的錢都不在這些上面,我就把錢都放在數位 DAO 裡面,這個 DAO 就自動幫我執行那個養老金合約。

我要打官司,說我們錢被你偷了,智能合約都鎖在 Esign 的智能合約,那麼難道你去找新加坡政府嗎?你一定是去找鏈上的治理委員會。

(中心化)它一定不會消失,但長期來看,它們會變成社會的一個基礎設施,就不會變得那麼邪惡,妳現在看 Facebook 覺得很 evil ,因為他權力太大了嘛,最後這些壟斷的設施都會變得很像普通的服務提供商,但不會消失。

動區:現在 Web3 很流行搞一個 DAO,你覺得理想中 DAO 的本質是甚麼,是共識還是協作?

Suji:我覺得就是一個人類大腦都能自動有認同的組織,跟公司沒甚麼區別,唯一的差別是公司必須登記在一個主權國家的一個營業登記處下面,例如開曼群島之類的,但其實這個國家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就直接創建一個虛擬組織就完了,如果沒有共識沒有目標它就會倒塌成為一個殭屍公司,殭屍公司也有很多,你今天不會說這間公司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因為他就確實存在。

DAO 跟網路上的聊天群一樣,你也不會進去問裡面創建的目的是甚麼,然後你就進去,然後就離開了。這個虛擬個體在創造的時候,它其實就概括了一間主權國家公司成立的所有元件,它的稅收、它的治理、它的資產就會回到一個共有的網路空間。

在這個最終目的下,我們需要一個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網路、去中心化聯繫人與人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 Web3 的人都在想盡辦法,要把這個東西給做出來。

動區:V神(Vitalik Buterin)認為未來是屬於側鏈而不是多鏈,會不會認為這樣的想法其實很中心化?

Suji:只要有個鏈性能是比以太坊更好的,我想大家應該很樂意會去使用它,根本就不用想,馬上就走了,但事實上就是沒有。但我相信未來一定會有一個真正去中心化,錨定所有價值的東西,它可以是以太坊,也可以是比特幣,過去很多人想改比特幣,現在可能改以太坊也很累,我不能確定是什麼,但我覺得會有一個去中心化、中立的東西在那邊。

當然很多側鏈都是從一個公司而來的,但最後就是只要我們認可他們能有一個足夠讓人信服的中立性、去中心化來源,不會被任何人所控制的話,我覺得這就是人們要的。

如果有人說 V 神說錯的話,那就證明以太坊的確不受它控制對吧,那它就在那邊自己默默做事就好了。

動區:去中心化、程式碼開源後,要如何避免像是 Netscape 那樣的慘劇發生?

Suji:Netscape 是間上市公司,他就被迫要被市場或者一些規則檢視,例如當時微軟就是那時的地頭蛇對吧,今天當然也有,很多交易所其實也有很大的項目方,但是我覺得怎樣是保護呢,我覺得重要的是去心中化,沒有人能夠封鎖妳。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慾望的邊界吧,如果你的慾望足夠大、格局夠大能容下更多東西的話,那麼會是更好的。你必須讓這些東西更開放,看到更遠的東西,我覺得這是給任何一個項目創始人的建議。

(訪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