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8 日
ccryptoo 1 1650802443

資本故事 | 充滿爭議的“ Web3.0 牛市贏家”,LD CAPITAL 是如何煉成?

進入2021年,“了得資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LD CAPITAL 開始頻繁出現在各類項目的融資新聞中。投資風格依然激進,但這次稍微有所不同。
(前情提要:Hasu 對話三箭資本 Su Zhu:主權個人、加密貨幣如何解構民族國家?
(事件背景:人物故事 | a16z 傳奇: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一覽 a16z 的新創扶植之道

 

「你看,《BIG TIME》的這個畫質多漂亮!」

坐在對面的投資人一邊展示測試影片,一邊用湖南腔的普通話介紹著,顯得格外欣喜,他所在的機構僅在《BIG TIME》一個鏈遊項目上便可斬獲上百倍股權回報。

這位投資人是易理華,LD CAPITAL 創辦人。

隨著LD CAPITAL 在這個牛市週期中捕獲眾多Alpha 項目,易理華也重新成為大家口中的“易老闆”。

“不可思議”,一位與易理華有過接觸的上海傳統投資人這樣評價他的經歷,“幾年前,易理華還在“拉皮條”,那時他只是籃球場上的小弟,沒想搖身一變成了“幣圈大佬”,之後聽說他們在幣圈熊市中不行了,沒想到居然能東山再起。”

從湖南農村的窮小子到如今的“VC大佬”,易理華的人生軌跡生動詮釋了何為時代機遇下的區塊鏈革命,與他一同起飛的還有他親手創立的LD CAPITAL 。

從五十萬美元起步,沒有外部融資,四年內LD CAPITAL 投資了數百個項目,迅速將資產規模增至超十億美元,卻又飽受質疑與爭議。

深潮TechFlow 與LD CAPITAL 創辦人以及多位投資經理交流,嘗試還原LD CAPITAL 成長軌跡以及野蠻生長背後的秘密。

萌芽與挫折

「我的人生完全沒有水分,你不知道以前有多艱難,我拿了一手爛牌走到今天,心裡有一個大寫的不服。」

2018年9月,易理華回到湖南婁底,在母校新化一中捐款成立 “助教助學金”時,如此說道。

「我是農村孩子,一無所有,從小渴望擺脫那個世界,來到上海讀大學,在大學開始創業,從一路失敗被騙,到創業賺到第一桶金,再到古典投資,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世界,直到區塊鏈給了我一把武器,這種渴望支撐了我。」

這就是易理華前半生的人生掠影。

三次機緣,改變一生。

2013年,某地市政府正在招商引資,易理華得到消息後,把在上海認識的所有企業老闆都找了一遍,從400人中篩選出60人,然後幫他們填寫長達40多頁的申報材料,涵蓋技術、團隊到商業模式的各個方面。最終,有20人申報成功,易理華賺到人生中第一個500萬。

2015年,初識比特幣。易理華將資產的三分之一投入BitSE進行挖礦,彼時一枚比特幣僅為1000 元。

2016年底,“愛思歐”熱潮。易理華投入10 萬元,參與量子鏈天使輪融資,拿下10 萬枚Qtum ,5 月份Qtum 上線交易,價格很快飆升至100 元,最高一度達600元,為易理華賺得百倍收益。此後,他又連續參加Vechain,EOS等眾多項目的融資,斬獲頗豐。

通過“愛思歐”,易理華獲得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2018年1月,作為個人投資的延續,易理華正式創建了Crypto Fund 了得資本(LD CAPITAL)。

從成立的第一天起,了得資本極具話題與爭議。

一方面,易理華與加密OG的網絡爭吵吸睛無數;另一方面,了得資本的投資過於激進和高調。

在成立之初的十個月,了得資本就投資了超過80個項目。

GRE、Bitget、Bitgogo、Citex、Lbank、MEXC、BHEX、GGBTC、Coinsuper、BiLaxy……了得的投資組合中包含了大量交易所

據悉,易理華還曾獲得參與Binance最早期投資的機會,結果因為朋友的幾句勸誡,沒有親自DD(盡職調查),最終主動錯過。

或是錯過Binance的悔恨,又或是對該賽道長期看好,導致易理華一直有交易所情節。

此外,了得資本延續了易理華在“愛思歐”熱潮時期的投資風格,快速投資了大量“國產項目”。

2018年在接受鏈捕手專訪時,易理華曾談及投資邏輯—— “不給任何項目下定義,只看進化速度”。同時,他還介紹了了得資本的投資決策流程,直言“投資決策時間很短,大家認為哪個項目好,討論沒問題就立馬投,一天就可以做決策。”

彼時,無論是了得資本還是易理華本人,在行業中異常高調。

一個典型的場景是,2018年的某一天,易理華在某媒體大咖群發布了一則“了得資本戰略投資海鏈”的消息,微信紅包炸群後,沉寂已久的區塊鏈媒體記者和相關從業者紛紛“送上祝福”。

快速決策,大量投資,加上高調的行事風格,了得資本存在感十足。

然而,短暫的虛假繁榮很快被熊市擊垮,當“愛思歐”泡沫破滅,大量項目上線即跌破發行價,甚至頻頻出現項目方跑路的情況。

憤怒的投資者開始調查各類“土狗項目方”背景,在投資機構中頻繁發現熟悉的身影,“怎麼到處都有了得資本,錢都被他們割走了”。

對於外界的質疑,易理華表示可以理解卻又很無辜。

一方面,了得資本被認為是收割市場的“鐮刀”,另一方面,易理華在朋友圈表示了得資本2018 年虧了6 億人民幣。

「市場的看法我非常理解,一是他們大部分不認識項目方,但是對幾個投資機構非常熟悉,項目失敗肯定有部分人將責任歸咎到投資機構;二是當年認知不足,又不夠國際化,投資能力一般,卻又異常高調,必然招人不喜歡。 」

名利雙失,加上慘淡的市場環境,了得資本一度瀕臨破產,痛定思痛,易理華和團隊進行了深刻反思,並做了四方面的調整:

一,聚焦投資,砍掉一切跟投資無關的業務。

二,盡力低調,努力提升對行業和賽道認知。

三,全方位提高投後服務能力,獲得優質項目的認可和支持。

四,雖然經歷了熊市慘烈的投資失敗,依然要堅信區塊鏈的未來。

此後,了得資本逐漸淡出輿論視野,亟待新生。

牛市贏家

進入2021年,“了得資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LD CAPITAL 開始頻繁出現在各類項目的融資新聞中。

投資風格依然激進,但這次稍微有所不同。

不再只投交易所和“國產土狗”,Flow、Mina、Assembly、Flare、Immutable X、CoinList……眾多國際一線項目出現在了LD CAPITAL 的Portfolio中。

在NFT和GameFi領域,LD的投資組合更是Alpha雲集:區塊鏈3A遊戲大作Illuvium和Bigtime、分佈式渲染網絡Render Network、Solana 生態的明星鏈遊Star Atlas、首發BINANCE IEO的Alien Worlds (TLM)……

受益於GameFi 熱潮,LD 獲得了一個極度誇張的投資收益比。

Illuvium 最高63,609%帳面回報;Star Atlas 最高62,200%帳面回報;Alien Worlds 最高23,8567% 帳面回報……

ccryptoo 1 1650802444
LD 資本在GameFi领域部分高回报投资

LD CAPITAL 何以蛻變,在競爭激烈的一級市場獲得高Alpha項目的投資機會?

來自多位LD CAPITAL 投資經理的觀點,或許可以一窺問題的答案。

1. 敢投

LD CAPITAL 一如既往堅持了敢於下注的風格,幸運的是,這一次投在了牛市前夕。

2020年3月12日,經歷了歷史性的大崩盤,一、二級市場都降至冰點,大部分創業者和投資人紛紛選擇離場或者觀望,而LD CAPITAL 靠著對區塊鏈的信仰和一股衝勁,選擇“ALL IN ”,並加快在一級市場的佈局。

用投資經理的話來說,312之後的短暫空檔,其實是一級市場的黃金真空期:競爭小,相對容易投進;估值低,很多優質項目估值僅在千萬美元左右;在行業低谷選擇繼續前行的創業者更值得信任和投資……

更重要的是,LD 敢於做項目的第一個投資者,不在意其他VC是否已經參與了投資。

“我們是很多項目的第一個投資者,不僅是給錢,更給予了創辦人信心,這當然是一種冒險,但我們認為值得”,易理華如此表示。

2. 全方位投後

LD CAPITAL 將投後服務作為自己“拿下”項目的重要籌碼,號稱全員上陣做好投後服務,包括但不僅限於戰略諮詢、經濟模型設計、資本和平台關係、市場品牌增長、生態合作、技術開發和人才招聘等。

比如,投資某交易聚合協議後,LD 不僅協助項目方獲得海外頂尖VC投資;還協助其對接IDO平台和大型交易所、尋找海外知名KOL和社區進行合作、對接其他DeFi 項目進行合作,持續參與到項目的發展建設中,未退出一個Token。

3. 人才與激勵

人是一切投資的核心,如何吸引到更優秀的投資經理?如何激發投資經理的積極性?

由於是自有資金,LD CAPITAL 有更加靈活的激勵機制:與投資經理共享投資額度,最高可參投30%,並且這一比例還會不斷提高,最終投資負責人的參投比例可超過50%。

因此,有人曾調侃稱,在LD是給自己做投資,順便帶著老闆投一投。

此外,合夥人在頂尖項目的投資中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每個合夥人都有自己的資源網絡和核心能力圈,Illuvium、Bigtime等頂尖項目的Pitch與投資,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合夥人的個人能力。

相較於其他不少VC 開始佛系躺平,LD 稱得上是行業中最努力的那一批,合夥人Lee XI 表示,自己已經兩年沒睡過好覺了。

目前,LD 有接近40人,仍在積極擴張中。

4. 另起爐灶

為什麼LD CAPITAL 抓住了NFT和GameFi 的投資機會?

因禍得福。

2020年,經歷DeFi Summer 之後,DeFi 賽道異常火熱。然而,優質項目主要集中在歐美,作為亞洲機構很難參與頭部項目的投資,說得直白一點,LD 想投頂尖DeFi 項目卻投不進去。

所以,LD 不得不轉向研究新的賽道和機會。早在兩年前,LD 的一位合夥人便開始研究NFT和GameFi,經過討論,LD 決心押注。判斷邏輯在於,這是出圈的賽道,DeFi能捕獲大量TVL,但集中在少數人,而NFT和GameFi可以帶來海量的用戶,任何機會都存在於巨大的增量市場。過去的Web2.0 時代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擁有用戶才擁有未來。

5. 出海 amp;線下

LD CAPITAL 很早便意識到一件事,“加密世界,西升東降”,大量優質項目在美國或者歐洲,“出海”成為了一個必選項。

因此,LD 開始在美國、新加坡開展招聘,積極參加各類線下會議和活動,拓展項目。

疫情阻隔了世界,大量的溝通在線上進行,但線下更容易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連接,Pitch項目更簡單直接。

通過積極的線下跑動,LD CAPITAL 在美國投資了大量早期項目,其中很多還未曝光。

ccryptoo 1 1650802445
LD 在美國的人員

6. FOF與資源網絡

2021年9月,LD Capital 宣布成立5000 萬美元區塊鏈母基金,用於投資全球優秀區塊鏈基金。

官網顯示,目前LD 已投資1kx Capital、Kraken Ventures、Republic 基金、Shima Capital、BigTime 生態基金、DHVC等Fund。

ccryptoo 1 1650802447

易理華表示,FOF 投資主要是兩個目的,一是全球交朋友,結識更多合作夥伴,發現更多好項目投資機會;二是為項目儲備更多資源,做好投後服務,很多機構擁有不同的優勢,希望能組合起來幫助投資的項目,投後服務是核心。

一方面,Shima、Republic等VC成為了LD的Deal Sourcing,另一方面LD 也在搭建與頂尖項目之間連接網絡。

比如LD 投資DAOMaker 後,獲得了大量的Deal。

LD 投資的某頂尖AAA GameFi 項目,為LD 引薦了其他頂尖項目,比如P2E 遊戲公會Polemos,最近宣布完成140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由Framework Ventures 和Delphi Digital 領投,LD Capital 參投。

ccryptoo 1 1650802447 1

如果還要說最後一點,那就是堅持與執著,為了投中一個項目,LD 願意“放低姿態,N顧茅廬”。

一個項目方曾表示,LD Capital 多次溝通承諾,最終在“軟磨硬泡”、“誠意與堅持”下,最終讓LD Capital 參與投資。

爭奪議價權

就財務回報而言,LD Capital 稱得上這輪牛市週期中的大贏家,但是離一線Crypto Fund 依然有不小差距。

關於VC的評價標準,某Crypto VC 從業人員表示:“外行人評價的VC的標準是看賺了多少倍,但是行業內看VC是看資金規模、生態卡位、話語權。 ”

與真正的一線VC相比,LD仍然缺少“議價權”。

時至今日,在加密世界的無數VC中,真正擁有議價權的仍然只有a16z、Paradigm、Binance Labs、Multicoin Capital 等少數投資機構。

議價權來自於品牌和投後服務(Value-added)。

一個客觀存在的現像是,在品牌端,LD Capital 仍被“歷史記憶”所拖累,導致仍有一些項目和FUND會拒絕LD Capital 的投資,甚至出現過談好Deal,快要打款的時候,項目方臨時反悔,因為參與投資的其他VC中有人認為LD Capital 是Pump amp; Dump Capital 。

通常而言,行業中有兩種VC。一種是Pump amp; Dump ,一切只為更大的財務回報,沒有Value-added ,甚至會上線即拋售所有Token,傷害到項目方。

另一種是DiamondHand,不僅一直持有,還能持續提供Value-added,比如今年一月Coinbase Ventures 表示從未出售過投資的代幣。

易理華認為LD 介於兩者中間,因為都是自有資金,所以策略是退出一部分項目以支持新項目。不過,在選擇退出的時,LD 會和項目方進行充分的溝通,做到尊重項目方的訴求,對持續努力迭代成長的項目長期投資,相信價值增長複利。

“ LD 嚴重反對解鎖即砸盤,也強烈反對這類投資人,在極致盈利和市場尊重之間,LD 選擇後者”。

此外,此前流傳的“LobsterDAO 加密VC 榜單”也給LD 的投資造成了嚴重困擾,榜單中LD Capital 被列為黑名單,儘管後來LobsterDAO 闢謠該榜單和他們無關,但是該榜單已經在各大社區和社交媒體上被廣泛傳播。

對於外界的種種看法,易理華表示已不再關心,“專注於做好自己的事情,時代已經變了,除了投資,LD 接下來會把精力放在海外品牌和打造更優質的投後服務上,目前新招聘的人才大部分都是為投後服務做準備。 ”

據LD 投資經理表示,被拒絕接受投資的情況也已經大為減少,“因為投資本身存在正循環,投中一個好項目就更容易投中其他好項目,LD 已經用Portfolio 證明了自己,特別是在GameFi 領域。更何況,LD會給項目方做全方位的投後服務。”

那麼,LD 還會延續之前的海投風格嗎?

“也許是我們團隊強烈看好區塊鏈的未來,會忍不住支持那些展現出創新和理想的團隊,敢於做項目的第一個投資者”,易理華如此解釋,但變化也正在發生。

“我們也在復盤,持續提升,要把子彈留給最佳團隊,把服務和資源用來支持頂級項目,所以最近已經開始行動和改變,最近2個月的投資基本是對頂級項目下重註,相信以後市場會看到全新的LD Capital。”

關於未來看好的方向,LD 投資經理表示還在尋找各類能夠廣泛出圈的WEB3應用,遊戲仍然是其中重要的板塊,比如,Bigtime和Cradles此類區塊鏈遊戲。

Bigtime是由Decentraland共同創辦人Ari Meilich推出AAA 級鏈遊大作,團隊成員來自於Epic Games、暴雪、EA、Riot 等一線遊戲公司。

Cradles是一個史前文明背景的RPG遊戲,創造性地引入時間與熵系統,首次將現實世界的時間和空間規則融入遊戲。

Cradles團隊為此專門開發了一種新的NFT標準,EIP-3664 ,為靜態的NFT增加了可操作性的模塊,將它們變成一個“靈活的”、“有生命的”NFT,比如NFT具有了屬性衰減的特徵來模擬真實世界的物品老化。

模塊化公鏈,是LD 看好的另一方向。

一條公鏈通常可以被分解成共識層、數據可用層和執行層,而現階段大多數的公鏈屬於單片鏈。隨著鏈上節點越來越多,區塊也越來越大,交易擁堵不可避免。因此,模塊化成為趨勢,我們常聽到的Layer2中的Rollup,也是區塊鏈模塊化的產物,負責執行交易。

在這個賽道,LD 押注了IOTA 團隊開發的智能合約鏈Assembly,Assembly允許開發者根據需求自由創建自己的智能合約鏈,有點類似於類似Cosmos 或波卡的多鍊網絡。不同之處在於,Cosmos目前仍是鬆散的各鏈自製,沒有共享安全,而Assembly 鏈則依靠IOTA 2.0 的L1共識安全層,解決了共享安全問題。

總體上看,LD 的成長經歷了三個階段。

2018年,了得資本更像是有一個暴發戶心態的“投機VC”;2021年,LD Capital 開始國際化,並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投資方法論;如今,LD Capital,正邁向3.0 版本:

(1)更加聚焦,針對頂級項目下重註。

(2)打造更高質量的全方位投後服務體系,為項目深度賦能。

(3)全面出海,提升全球品牌影響力。

(4)敢於做項目方的第一家投資機構。

總體而言,無論是LD Capital 還是其創辦人,都充滿故事性和爭議,試圖定義LD Capital 是困難的,它受益於對區塊鏈的信念與堅持,甚至有一點好運氣,在WEB3席捲全球的時代浪潮中,踏浪前行,成為了一個典型的華人Crypto VC 樣本。

未來,WEB3必然是全球化的競爭,一級市場將更加殘酷與“階級固化”, LD Capital 能否完全走出“品牌陰影”,在更加西方的加密敘事語境中找到自己的生存堡壘,獲得更多話語權?

我不知道,但奔騰中的河流只能沖向大海,無法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