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8 日
ccryptoo 1 1654064054

Optimistic的誕生故事:3人、5年、90億美元估值!

以太坊第二層擴展協議 Optimism 在眾所期待之下,今(1)日正式空投原生代幣 OP,引起加密社區熱烈討論。本文將詳細介紹該項目發展歷史、如何在專注以太坊擴容的同時,在短時間內獲得 90 億美元估值。
(前情提要:Optimism空投|已排除 1.7 萬個女巫地址,回收 1,400 萬枚 OP 將按比例重分配
(背景補充:Layer2|Optimism 發表最新 Rollup 架構 Bedrock,邁入以太坊等效性

 

年五月初,Messari 在自己的報告裡對 Optimism 做了深度分析,並給出了 90 億美元的估值。經歷多輪巨額融資後,Optimism 已是 a16z、Paradigm 等頂級 VC 之間的共識。隨著空投消息的放出,Optimism 再次成為市場的熱點話題。

無疑,OP 的到來,是加密發展史上的又一標誌性事件,它像徵著以太坊擴容開啟了新的篇章。而在這歷史性時刻的背後,是幾個「以太坊極客」書寫的傳奇故事。

The Plasma Dream

在2017 年年中,Vitalik 和 Joseph Poon 共同撰寫了一篇名為《Plasma: 可擴容的自主智能合約》的論文,並在這篇論文里首次提出了 Plasma 架構。這是最早用於解決以太坊擴容性問題的方案,當時正值加密遊戲CryptoKitty 大熱,以太坊鏈上交易量激增,人們為了購買一隻加密小貓,需要等上十幾分鐘,同時支付昂貴的 Gas 費用,以太坊的擴容性已經成了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

Plasma 方案提出後不久就引起了三個以太坊核心開發者和研究者的強烈共鳴,他們聚到了一起,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研究小組 Plasma Group 來構建與實現 Vitalik 的「以太坊最終願景」。

三個人中,Karl Floersch 是最為「Optimistic」的那個,永遠滿臉笑容,說話充滿激情,是不折不扣的樂觀主義者。Karl 是以太坊基金會的 OG 開發者,與 Vitalik 的關係也很近,在看到論文後激動不已,第一時間就採取了行動。

ccryptoo 1 1654064055
Karl Floersch

Jinglan Wang 是經驗豐富的區塊鏈佈道者。她在 MIT 時期加入了學校的比特幣俱樂部,開啟了自己的加密之旅,後來又到納斯達克擔任區塊鏈產品經理,並創立了貿易融資公司 Eximchain。之後,她又和 Jeremy Gardner 共同創立了區塊鏈教育網路 The Blockchain Education Network,幫助全球各地的學校組建區塊鏈俱樂部。

ccryptoo 1 1654064056
Jinglan Wang

Ben Jones 則是以太坊早期的研究員和開發者,不過他在空閒時常以自己的藝名 Weird ETH Yankovic 製作一些基於以太坊的模仿歌曲,是三人中的藝術家。

ccryptoo 1 1654064057

那時 Rollup 還沒有出現,plasma 可謂風靡一時,於是這一小群「以太坊狂熱者」開始每天在白板上瘋狂塗鴉、腦洞新方案,並且每月召開電話會議,分享新的設計以供實施者採用,度過了一段非常純粹的奔騰歲月。

ccryptoo 1 1654064057 1

但隨著研究的深入,Plasma 的一些關鍵設計限制變得越發明顯。團隊發現,Plasma 缺少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Plasma 的開發也在 2019 年時陷入停滯。

But can it run Uniswap?

我們先把時間倒回 2017 年,一個叫 Hayden Adams 的機械工程專業畢業生剛剛丟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他聯繫到了當時正在 Casper 做開發的好友 Karl Floersch,結果得到的回復是:「恭喜你,這是你遇到最美好的一件事!」,Karl 告訴 Hayden:

以太坊才是未來,你的使命就是寫一份智能合約。

這時的 Hayden 甚至還不會寫程式,但身處低谷的他決定試一試。於是 Hayden 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學習了以太坊、Solidity 和 Javascript 的基礎知識,並在 Karl 的建議下,在以太坊上做了一個 AMM。Hayden 為它取了個名字,叫 Uniswap。

ccryptoo 1 1654064058
Uniswap 的最初版本

作為一個加密經濟信仰者,Karl 在看到 Uniswap 後又激動了,於是在一次開發者大會上把 Hayden 和 Uniswap 介紹給了 Vitalik。Vitalik 在手機上瀏覽完合約程式碼後,直接對 Hayden 說:「你應該申請以太坊基金會的資助」。沒過多久,Jinglan 也通過 Karl 認識了 Hayden,並成為了 Uniswap 的重要顧問。

ccryptoo 1 1654064059
以太坊產業發展峰會上的 Karl、Vitalik 和 Hayden –

後面的事我們就都知道了,Uniswap 成長為加密領域的獨角獸,帶領 DeFi Summer 走向高潮。為什麼會提到這個故事?我們繼續往下說。

回到 Plasma Group,團隊在 19 年上線了測試網路,在最初的測試階段,Plasma 的確展現出了極佳的效果。因為 Plasma 架構不需要面對 Validity 的問題,所以理論上是能實現無限擴容性的。

但沒過多久,Plasma 的致命問題就出現了。在測試網剛上線時,MakerDAO、Uniswap 等應用還沒有掀起狂潮,所以人們對智能合約應用的概念也還不是很強。但進入 DeFi Summer 後,Uniswap 對加密產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以太坊上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應用,Uniswap 也成了很多加密玩家不可或缺的日常工具。

因此 Plasma Group 在向 Vitalik 做「匯報」時,被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它能跑 Uniswap 嗎?

ccryptoo 1 1654064060

而 Plasma 子鏈 (Child Chain) 架構的一大缺點,就是在 L2 和 L1 層之間轉移資金的耗時很長,有時用戶甚至需要等上 1 週之久。這也使得像 Uniswap 這樣的通用型智能合約無法運用在 Plasma 上。儘管 Ben 帶領技術團隊做了很多嘗試,但「跑 Uniswap」的問題始終沒有被解決。

就這樣,Plasma Group 被自己親手培養出的獨角獸給難住了,Plasma 這個曾經被視為以太坊擴容「EndGame」的方案,也似乎走進了技術死路。

現在,Plasma Group 的三位「擴容性先驅」必須找出新的解決方案。

Eureka!

就在團隊一籌莫展時,Karl 偶然發現了 Vitalik 在 2014 年發布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到了一個概念叫 Shadow Chain,顧名思義,就是給以太坊造一個影子。團隊馬上意識到 Vitalik 的這個設計可以應用於他們正在為Plasma 設計的 Optmistic 模式。

ccryptoo 1 1654064061

於是在社群的幫助下,Optimistic Rollup 誕生了。這一新的架構能夠運行任何以太坊的智能合約,同時仍能大幅降低以太坊的 Gas 成本。毫無疑問,它打開了以太坊擴容的新篇章。

Optimistic Rollup 借鑒了 Plasma 的設計,但犧牲了其幾乎無限的擴容性,以運行被叫做 OVM (Optimistic Virtual Machine) 的 EVM 兼容虛擬機,這也使 Optimistic Rollup 能夠運行以太坊上運行的所有應用。

這一次,團隊總算解決了 Plasma 面對的終極問題—— 或者說,可以跑Uniswap 了!

為了向大家展示團隊新的解決方案,Karl 又找到了自己的老朋友 Hayden,與 Uniswap 一起做了一個基於 OR 的去中心化交易應用 Unipig,並在以太坊 Devcon 大會上發布做了 Demo 展示。

ccryptoo 1 1654064062
Unipig 應用Demo

在歷時近 3 年後,Plasma Group 終於有了自己的「Eureka Moment」。

Optimistic Ethereum

Devcon 大會上的 Demo 不僅讓以太坊的開發者激動不已,也讓資本看到了潛在的巨大機會。於是在 Unipig 面市不久後,Paradigm 等頂級 VC 就陸續找上了門來。

2020 年 1 月,在 Paradigm 和 IDEO 350 萬美元的支持下,Plasma Group 從一個非盈利的研究組織轉變為一家營利性新創公司,Optimism 正式誕生。

一個月後,Optimism 推出了 OVM 的 alpha 測試網,緊接著又在 2021 年初完成了主網的軟啟動,並在第一時間得到了 Uniswap、Compound 以及 Synthetix 等龍頭項目的深度支持。而在同年夏天主網正式上線後,Optimism 再次得到了「鐵哥們」Uniswap 的力挺,成為除以太坊外第一個上線 V3 版本的生態。

Optimism 最大的特點,就是其發展帶著濃厚的以太坊上層意志。Optimism 的最終目標不是要做新的勢力,而是成為以太坊本身,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聽到團隊使用 Optimistic Ethereum 一詞。

ccryptoo 1 1654064063

也正是這個理念,促成了Optimism 的最大升級 —— EVM 等效性 (EVM Equivalence),大大減少了 Optimism 的佔用空間,讓開發者獲得「一鍵部署」和「開箱即用」的體驗。而在之後的 Bedrock 升級中,團隊還引入Cannon 故障證明,讓 Optimism 和上游 geth 之間的差異進一步減少到300 行代碼。

延伸閱讀:Layer2|Optimism 發表最新 Rollup 架構 Bedrock,邁入以太坊等效性

當然,為了更好更快地實現這些升級,Optimism 團隊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有一次,一位名叫 Mark 的團隊成員為了保持測試網的順利運行,直接在 Optimism 辦公處的屋頂上紮了個帳篷。

ccryptoo 1 1654064063 1

團隊對以太坊擴容未來的熱情,以及努力的付出,也讓 Optimism 不斷贏得資本的青睞。去年2 月,a16z 以 2,500 萬美元領投了 Optimism 的 A 輪,今年 3 月,Optimism 又以 16.5 億美元估值完成 1.5 億美元 B 輪融資。

如今,Optimism 擁有近 40 位成員,包括 EIP 持簽者、產品工程師和協議嚮導。在 2021 年底,團隊刪除了白名單部署,向所有人開放了 Optimism 生態。從這裡開始,Optimism 上部署了 50 多個應用程式,從以太坊主網橋接了超 6 萬枚 ETH,鏈上總價值超 9 億美元,而交易費用則比以前便宜了 40%。

在Optimism 官方文章裡寫到:

很難相信,在 Optimism 主網推出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已經為用戶節省了超過 11 億美元的 Gas 費用、部署超 6,800 個智能合約,並迎來超 30 萬個唯一地址。

獲得超 9 億美元的鏈上價值、促成超 174 億美元的交易量產生,超 2,450 萬美元的收入,並向公益基金捐贈超 100 萬美元

今天,隨著新治理機制 Optimism Collective 的到來,Optimism 再次引起整個加密社群的熱烈討論。Optimism 原生治理 Token OP 的空投,不僅只是當前市場的一個熱點,更是整個加密發展史上的又一標誌性事件。

隨著 OP 的到來,以太坊開啟了又一新的篇章。用《Margin Call》裡的一句話說——「Remember this day boys, remember this d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