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8 日
ccryptoo 1 1653740043

哥布林 NFT 的「模仿遊戲」:5 天逆市上漲登 OpenSea 榜一,行銷手段解析

goblintown 團隊用「謠言」借力打力,激起 NFT  玩家的廣泛討論,手段不可謂不高明。goblintown 雖然以「醜到極致」的藝術形象面世,但上市僅僅不到一周的時間,它的價格就從最開始的免費鑄造「瘋漲」到了最高超過 2 ETH

 

「My precious!」

相信大部分人看到新晉的「榜一大哥」goblintown 的第一反應想到的是來自電影《魔戒》中土世界的咕嚕,腦海中迴盪的是它不停在嘴裡念叨著的「my precious」古怪聲音。試想一下,用咕嚕的發音不停的在重複「wen road map?」、「wen token?」、「airdrop!」這些詞彙會是怎樣的效果。

ccryptoo 1 1653740044

沒錯,在剛剛結束不久的 goblintown NFT 的 Twitter Space 上,所有頂著 goblintown NFT 的持有人就是用這樣的「魔性」的方式,又一次洗腦了 NFT 的玩家們,Twitter Space 的錄製畫面瘋狂的在各大社交媒體和社群之間傳播。這個長達 3 小時的 Twitter Space,播放超過 4.5 萬次。就連 Neo Tokyo 的創辦人 Ellio Trades 都發推說:「xxx,我也想發出 goblin 的聲音。」

ccryptoo 1 1653740045

模仿遊戲

ccryptoo 1 1653740045 1

5 月 21 日,goblintown 官推正式宣布開始 mint,實際上鏈上監控顯示在 5 月 20 日合約已經開放了mint,在goblintown 官推宣布以後,也一直不溫不火。

ccryptoo 1 1653740046

直到 The Block 的創辦人 Mike DAOdas 在推特上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他也參與了這次 free mint 後才終於售罄。當大家都以為這個不起眼的項目也是一個「圖狗」的時候,殊不知後面還有十分瘋狂的病毒式行銷早已蠢蠢欲動。

我們是 YugaLabs?

5 月 22 日,隨著鑄造結束,goblintown 官方推特發出了一張宣傳圖片,內容則是兩個 goblin 有意思的對話(英文音譯):

「你的嗅覺失靈了嗎?you smell d(e)af」

「你聽說我們來自 Yuga?you here(hear) we Yuga?」

「什麼 Yuga?What Yuga(Wat yuga)」

「那個猴子。That Monkey(Day munkee)」

「可是,我們是哥布林。But we goblin」

「…」

goblintown 放出的對話引發了躁動,一時間玩家們開始認為 goblintown 或許是 Yuga Labs 的隱藏 NFT 項目。事實上這也並非無稽之談,早在年初YugaLabs 放出的 90 多頁 Deck 中,提到了在 Koda 發售之後的五月中下旬,會有一個名為 Trezor(Treasure) Hunt 的尋寶活動,恰巧 Treasure 一詞同樣是通過 goblin 的英文音譯的方式改為「Trezor」,並且「尋寶」一詞也與哥布林這個形象有著密切的聯繫。

在 Yuga Labs 的 Deck,第 86 頁的收益情況中,也的的確確的提到有 1% 的收入來源會是 goblin(s)。

ccryptoo 1 1653740048

隨著這一猜測爆出,越來越多的人也加入到了「證實 goblintown」屬於 Yuga Labs 的大軍當中。

ccryptoo 1 1653740049

有人在 goblintown 的官網創辦團隊頭像中找到了疑似 Yuga Labs 團隊之一的形象。

ccryptoo 1 1653740050

也有人將 goblintown 與 BAYC 和 MAYC 的線條粗細進行對比。

越來越多「細思極恐」的證據來說明 goblintown 與 Yuga Labs 之間存在著些許關聯,即使 Yuga Labs 官方並未做出任何回應,但並未影響到 goblintown 急速攀升的價格。

兩天的時間內便從原本的 0.04 ETH 上升到了 0.6 ETH。如果說「冒充」YugaLabs 讓 goblintown 獲得十幾倍的漲幅就能讓他們止步於此,那麼我們未免太低估這個蓄謀已久的「咕嚕」了,其實他們的「模仿遊戲」才剛剛開始。

我們是 SuperStar?

正當 NFT 玩家們還在猜測 Yuga Labs 是 goblintown 的幕後團隊,對這個「謠言」的真實性一頭霧水時,一些新的「以訛傳訛」開始發酵了。

ccryptoo 1 1653740051

5 月 22 日凌晨 4 點,goblintown 調轉矛頭,轉向「碰瓷」知名音樂人 Steve Aoki,goblintown 官推發布推文:「什麼 Yuga Labs?我們是 Steve Aoki。」Steve Aoki 是一名在社交媒體 Instagram 上擁有 995 萬名粉絲的 DJ 音樂人,《Pollstar》曾指定他是北美巡演票房最高的電子舞曲藝人。

ccryptoo 1 1653740052

這次「碰瓷」並非空穴來風,在 goblintown NFT 合集中確實有一個稀有款與 Steve Aoki 看起來有一些相似,而這個稀有款也在 5 月 25 日被 TheSandbox Game 的官方錢包以 26 ETH 的高價從二級市場買入。

ccryptoo 1 1653740053

在「碰瓷」Steve Aoki 之後,哥布林的「謠言發動機」似乎並沒有停下的跡象,僅僅六小時以後,goblintown 的官推再次改口:「我們不是 Steve Aoki,我們是 Beeple。」Beeple 則是一位圈內知名的數位藝術家,他曾在佳士得拍賣行以 693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一件 NFT 藝術品,打破了數位藝術界的紀錄。

ccryptoo 1 1653740054

NFT 玩家們還沒醒過神來,僅僅過了不到 4 小時以後,goblintown 官推又一次地以同樣格式改口,這一次「碰瓷」的對像是 Frederic Duquette。Frederic Duquette 是一位來自加拿大的 3D 藝術家,他曾發布名為「FVCK_CRYSTAL//」的 NFT 系列作品,在 OpenSea 上的累積交易額超過了 11.5K,目前地板價維持在 0.6 ETH 以上。

ccryptoo 1 1653740055

5 月 25 日,當大家以為 goblintown 官方對這個「模仿遊戲」厭倦了,一個「我們完全是 Snoop Dogg」的聲音去「冒充」知名說唱歌手,這再一次地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哥布林之王是誰?

《哈比人》電影中,中土大陸裡的迷霧山脈地底存在著哥布林王國,而哥布林之王的形像被形容為一隻巨大、令人反感、肥胖的邪惡生物,他坐在一個巴洛克風格的王座上,有一群哥布林作為他升座或離座的踏墊。

那麼在 goblintown 系列中,哥布林之王是誰呢?公開透明的鏈上數據透露出一些線索。

ccryptoo 1 1653740056

從鏈上數據可以看到,在 goblintown 官方部署完最後一個合約後,僅僅過了 15 分鐘,一個名為 mikedudas.eth的地址調用了「Makingobblin」這個合約進行了mint,而 mikedudas.eth 這個帳號的所有者正是我們前面提到的 The Block 的創辦人 Mike DAOdas。

ccryptoo 1 1653740057

將鏈上數據與他最開始的「好心提醒」聯想起來,越來越多的人猜測 Mike DAOdas 才是 goblintown 的幕後推手。後來,關於這件事的傳言越來越多,Mike DAOdas 不得不出面澄清這件事:他確實認識 goblintown 團隊,但是分享這個 free mint 的消息只是福利,並且他幾乎沒有從中獲利。

自此,對團隊背景及幕後推手的病毒式行銷似乎告一段落了,goblintown 團隊用「謠言」借力打力,激起 NFT  玩家的廣泛討論,手段不可謂不高明。

「哥布林模式」

除了高超的行銷手段,goblintown 迎合了當前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的「哥布林模式」meme 文化,激起了大家的共鳴。

ccryptoo 1 1653740058

而這種模式在當下疫情的大環境下有了新的情景:人們被迫居家隔離,幾乎不下床,也不換上新的衣服,只吃速食食品而不做飯,每天沉浸在社交媒體中。

「哥布林模式」完全沒有美感,或者說,是醜陋的。畢竟,誰會關心哥布林的外表呢?

ccryptoo 1 1653740059

著名的藝術評論家 Stephen Bayley 在《審醜:萬物美學》中說:「對醜思考得越多,看得越久,醜這個概念就變得越發詭譎多變,琢磨不定。」

將「哥布林模式」反映到 goblintown 的作品上,大家看到 goblintown 的第一印象幾乎都是「醜」、「噁心」,即便這樣,它依舊以獨特的文化俘獲了一大批追隨者,似乎「不醜」了。

哥布林「文化」

ccryptoo 1 1653740060

goblintown 用類似「GGG」的語言形式來遣詞造句,這個風格在整個 NFT 圈獨樹一幟。有人發現,百威旗下最暢銷的啤酒系列 Bud Light 的官推甚至也在用「哥布林語」,雖然尚且不清楚二者的關係,但這無疑成了推廣「哥布林語」十分重要的「廣告」之一。

ccryptoo 1 1653740060 1

為了更好地用「哥布林語」參與哥布林線上討論會,甚至有人自發組織了「哥布林口語課」。除此之外,大家更是製作了很多 meme 表情包來對 goblintown 的社群文化進行傳播。

彩蛋!

ccryptoo 1 1653740061

goblintown 在發售的系列裡,除了哥布林以外還有 5 個彩蛋 NFT。同時,goblintown 官推分別在 5 月 21 日和 5 月 23 日對它進行了預告和宣傳,並透露消息:「這個蛋很特別。」看著它逐漸破殼並露出一隻眼睛,大家十分好奇這個蛋究竟會變化成什麼樣子,goblintown 團隊再次給了大家一個很難想像的進展:他們把彩蛋砸得粉碎。

ccryptoo 1 1653740062

goblintown 團隊不按常理出牌,再次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目前這個彩蛋在 OpenSea 上最低以 77.77 ETH 價格掛單出售。

ccryptoo 1 1653740063

同時,在他們的官網上,goblintown 團隊相框每天也會變化,團隊成員的哥布林形象每天依次亮相,可謂吊足了胃口。

畢竟,狡猾的哥布林怎麼會讓你猜到它的想法?

答案?

ccryptoo 1 1653740064

意大利著名的文藝批評家 Benedetto Croce 說:「醜是不成功的表現。」

goblintown 雖然以「醜到極致」的藝術形象面世,但上市僅僅不到一周的時間,它的價格就從最開始的免費鑄造「瘋漲」到了最高超過 2 ETH,它的行銷手段、社區自發的 meme 文化以及在二級市場的表現可以說是十分成功的。

goblintown 的故事還在繼續,人們一路撿拾著哥布林丟下的「麵包屑」,期待著它把答案一個一個揭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