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9 日
ccryptoo 1 1652796843

V神:我一直在思考的矛盾

以太坊和加密貨幣的發展中,V 神存在怎樣無法解決的矛盾?本文源自作 Vitalik Buterin 在推特上所發表的推文觀點,由動區專欄作者  BlockBeats 整理、編譯。
(前情提要:Vitalik 發表聯合論文《去中心化社會:尋找 Web3 的靈魂》

 

V 神的全文如下:


的思想和價值觀中一直存在著諸多為人熟知的矛盾,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但仍未能完全解決:

我渴望看到以太坊成為一個更像比特幣的系統,重視長期的穩定性,包括文化上的穩定,但我意識到實現這一目標,需要大量積極協調的短期變化,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傾向減少對個人的依賴,並嘗試建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固定系統,而我同時又對「活躍玩家」及其在幫助世界前進中的作用表示欣賞,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渴望看到以太坊成為能在真正極端情況下生存的 L1,但我意識到以太坊中很多關鍵應用目前依賴著非常脆弱的安全假設,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對權力下放等事物充滿熱愛,但我意識到我在許多(儘管絕對不是所有)具體政策問題上,認同知識精英而不是「人民」,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渴望看到更多國家採用激進的政策實驗(例如加密國家),但我意識到往往更中心化的管理才最有可能在這些事情上付出行動,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渴望在有趣的文化裡看到更多多樣性,但我意識到維持一種有別於主流的文化,似乎往往需要某種形式的瘋魔或抱團,這些都是我思想上討厭的東西,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不喜歡許多現代金融區塊鏈「應用」(例如 300 萬美元的「無聊猿」),但我不情願地接受這樣一個事實——這些東西是維持加密經濟運行的重要部分,並為所有我喜歡的 DAO 和治理實驗買單,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延伸閱讀:V神:我不討厭無聊猿 NFT!澄清「持有 BAYC 變成另類賭博」的說法

我渴望加密貨幣能超越金融,但我意識到金融(包括支付+主權)仍然是至今為止最成功的加密應用類別,尤其受到第三世界居民、人權活動者和弱勢群體的歡迎,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我渴望盡可能簡化 L1,同時我又渴望盡可能簡化整個生態系統,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因為一個簡單的 L1 通常會將其複雜性「導出」至堆棧的更高層,用戶不得不接受。)

我渴望成為一個正和的調停者,能成為每個人的朋友,同時我又渴望當我們面臨真正的邪惡時,堅定地站在正義這邊對抗邪惡,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