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30 日
ccryptoo 1 1652357665

因「黑歷史」Azuki 一度跌落神壇:創辦人中途離場、上萬用戶質疑指責,恐慌來由解析

藍籌 NFT 項目 Azuki 因匿名創辦人 ZAGABOND 自爆過往
(前情提要:AZUKI 創辦人致歉!稱偽裝女性只是人設,將轉移 CryptoZunks 等項目控制權;地板價跌破 10 ETH
(背景補充:Azuki創辦人曝前面經營過3個NFT項目,遭諷rug出面反駁;地板價暴跌近40%

 

「E

mm… Crypto Phunk、Tendies、CryptoZunks 這些項目是我在創建 Azuki 道路上『學習』到的經驗」。Azuki 的創辦人 ZAGABOND 在直播中的話音未落,Azuki NFT 的地板價格開始應聲下跌。

Azuki NFT 自打誕生起,就夾帶著各種各樣的光環,收入最高的 NFT 項目,最快成為藍籌的 PFP 項目,最有可能超過 BAYC 的 NFT 項目,等等等等。凝聚的社區,個性的品牌與充滿創意的團隊是 Azuki 能夠突破一個又一個障礙成為現象級的文化的關鍵,可就在幾天前這個耀眼的 NFT 項目因為創辦人的過往一度跌落神壇。

質疑

兩天前, ZAGABOND  在 mirror 上發布了一篇名為《一個建設者的旅途(A Builder’s Journey)》的文章,文中 zagabond 語氣誠懇的闡述了自己創作 Azuki 的心路歷程,最為重要的是他在文中提到他此前參與發行過其他三個  NFT 項目,Crypto Phunk、Tendies 和 CryptoZunks,雖然這些項目最終都以失敗告終但是為他提供了豐富的項目經驗。

Tendies 和 CryptoZunks 也許你沒有聽說過,可是「反叛軍」Crypto Phunk 卻紅極一時,為了反對 LarvaLabs 對 Crypto Punks 的版權把控,一套全部手動「翻轉」的 Punks 在去年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人們對於去中心化的崇拜與 Web3 精神在 Crypto Phunks 體現的淋漓盡致,地板價也一度達到 3 個 ETH。隨著 YugaLabs 宣布收購

zagabond 的文章迅速在社群媒體上傳播,人們似乎並不關心文中團隊關於 Azuki 未來發展的計劃,反而將目光聚集到 zagabond 個人的「創業史」(曾經放棄的 3 個項目中)。

Azuki 社群成員都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態,大家不明白為什麼 zagabond 要在市場情緒如此之差的情況下「自曝」黑歷史,而大部分 NFT 玩家則對 zagabond 曾經匿名發布 NFT 項目的行為表示嗤之以鼻。 NFT Kol ZachXBT 的評論更為直接:

「翻譯一下,就是我過去 rug的三個項目」。

受到整體市場行情的影響,輿論發酵更加難以控制「Rug Pull」成為了接下來幾個小時 Azuki 的代名詞, ZAGABOND 的文章引起了 Azuki 持有人的第一次恐慌拋盤,地板價從 18 ETH 跌至 10 ETH 左右。各大 KOL、社群,不同社交平台大家都談論著 Azuki 起起伏伏的地板價,情緒極速蔓延開來。

恐慌

直到 NFT 藏家 Andrew Wang 發推表示將在太平洋時間 5 月 10 日的上午 9 點 30 分舉辦對 Twitter Space 直播,屆時將會邀請 ZAGABOND 來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

彼時社群與市場呈現出了兩級分化:一方面 Azuki 的支持者期待著 zagabond 及團隊能給出合理的回答與利好的消息,另一方面眾多質疑者則更加想在 Space 當面揭開包括 ZAGABOND 或者 Azuki 團隊在當時還維持著的神秘的面紗。

Azuki 交易量大幅上漲,地板價又從 10 ETH 回升到了 16 ETH 左右。雙方翹首以待,實則「危機與機遇」並存的場景,有人期待那個 “check your wallet” 的 zagabond 能實現個人神化,有人想把這個已經神話了的 Azuki 項目拉下凡塵。

延伸閱讀:Azuki 突宣佈空投「Something」NFT!地板價達 2.7 顆ETH; 林俊傑IG秀Azuki NFT

5 月 11 日凌晨 12:30,舞台搭好,各方就位,相信很多 NFT 玩家都是第一次看見規模如此大的場面,僅兩分鐘 Twitter Space 湧進近七千人,加密世界的大 V 齊聚,大家似乎都把這場 Space 看作是 ZAGABOND 個人或者說是 Azuki 團隊面向公眾的一場新聞發布會,期待著 Azuki 團隊能夠帶給大家怎樣的驚喜。

在 ZAGABOND 開始回答主持人提出的問題時,Space 達到上萬實時在線聽眾,甚至超過了 Azuki NFT 的發行數量。

在這場 Space 中 ZAGABOND 似乎並沒有準備好,在回應 Azuki 上漲的問題時 ZAGABOND 回答:「我們並沒有想到 Azuki 會發展的這麼迅速,之前一直在專注於產品、社區、路線上。對於增加 Crypto Phunk 版稅  ZAGABOND 說:「嗯… 我們(團隊)發現當時有很多人刷交易量,所以把 Crypto Phunk 的版稅收入改掉了…」,當對提及後續對待此前三個項目時,他表示「嗯… Crypto Phunk、Tendies、CryptoZunks 這些項目是我在創建 Azuki 道路上『學習』到的經驗」。

來自粉絲留言的一個個尖銳的問題讓 ZAGABOND 心態逐漸失衡,不停的重複「只是實驗。一直在嘗試學習。」很快引起了在座聽眾的不滿。

「學習」這個理由顯然無法讓曾經持有那三個項目的持有者或者一些現場聽眾所接受,從而即使團隊如今受到了實在的人身安全威脅,才選擇「自曝」,但群眾在巨大的憤怒和質疑情緒中,也無法與之共情。甚至 Andrew Wang 作為 Azuki 的持有者也被後排聽眾以及粉絲私信質疑,他是否有偏袒 Azuki 團隊的傾向所以才不斷的向在場各位表達對 ZAGABOND 安全的同情和擔憂。

隨後因為故障原因 ZAGABOND 突然掉下發言區。聽眾一度認為對其濾鏡破碎, ZAGABOND 居然不堪重壓,在上萬人的面「逃離」新聞發布會現場。

隨後的自由提問環節,場面也一片混亂。

踩踏

顯然這是一場相對「真實」的發布會。 ZAGABOND 以及團隊對這場本應如他所說「早已做好準備,但卻大幅提前」的發布會,應對的很糟糕。 Azuki 社群成員對 ZAGABOND 的回答並不滿意,原因是他沒有給出後續的計劃,也沒有對 Azuki 的持有人有任何的表態。

其他三個項目的社群和持有人也因為沒有給予他們適當的利好消息或者轉移合約和控制權,變得更加憤怒。一切情緒集中到頂端,直接導致 Azuki 地板跌落到了現在的 7.39 ETH。甚至大家覺得「ZAGABOND ,我甚至只需要你向其他項目誠懇的道歉,並且賠償。」

後續 Azuki 創辦人 ZAGABOND 也發推坦言他搞砸了這次直播,在官方的 Discord 也發出公告,將會把 CryptoPhunks、CryptoZunks 所有的收入(包括發售收入和版權收入)與智能合約私鑰移交還社群,此外將  Tendies 的所有發售收入退還給已經鑄造的持有人,之後 Zagabond 將全身心投入到 Azuki 的後續發展中。

Azuki 近期將在紐約開展藝術家合作活動,同時團隊也正在開發後續的衍生品包括(夾克和滑板等)。針對此次事件 ZAGABOND 也表示團隊已經建立顧問與公關團隊,不久之後會發出公告。

Azuki 作為一個沒有融資的且不到 20 人的團隊,能夠做到如今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他一度成為大家心目中超越 BAYC 生態的下一個候選者,每一次新消息的發放他們似乎都能精準的找到節奏,這也是將社群凝聚的重要原因,以至於很多人能夠堅信 Azuki 在這次輿論中能再次找對方向。另一方面 Azuki 所代表的亞洲文化和由創辦人  ZAGABOND 樹立的鮮明個性成為了一把雙刃劍。

團隊唯一站在台前的創辦人 ZAGABOND 成為了 Azuki 的靈魂,人們為他的行為買單,也對 Azuki 圖片本身產生情感連結。彷彿大家一直期待他改變圈內格局,打破資本桎梏,變得自由。

同樣,在這場倉皇的 Space 中,  ZAGABOND 之前的人設崩塌殆盡,曾經「check your wallet」的高大,到如今發現他「只是個孩子」,多麼耀眼的成績也會因為個人的一些過往而瞬間逆轉。這也暴露出當下 NFT 市場一直飽受爭議的話題。

爭議

NFT 是 Crypto 世界最為獨特的一個分支,在金融屬性和投資價值的外衣下包含的是文化與情感的內核。這也就意味著 NFT 實際上就是一個品牌,雖然大家嚮往一個去中心化的世界,但是帶有文化屬性的 NFT 與 DAO 的治理模式並未有很好的結合,主流的 NFT 項目仍然需要相對中心化的經營模式,來提高效率完成進度。但相對中心化的運營並不意味著與 Web3 理念相悖。

在 Azuki 的事件中,人們最難以理解的就是一個交易量常年佔據前 3 的 NFT 項目為何如此不堪一擊?如果連  Azuki 都以失敗告終我們該如何看待 NFT 領域?

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個意外事件,它恰恰是 NFT 市場走向成熟的標誌。不管是 NFT、傳統的品牌還是藝人,因為輿論造成項目坍塌,或因為一段過往讓明星失去光彩事情比比皆是。

但是將負面的情緒轉化為正面才是考驗團隊實力的關鍵,2018 年 Nike 因為將「不愛國」NFL 球員 Colin Kaepernick 作為代言人,引起了熱議遭到抵制,Nike 的粉絲紛紛通過燒掉球鞋來表達憤怒,Nike 市值在幾個小時之內蒸發 40 億美金。當焚燒球鞋影像逐漸增多時,他們選擇了發布焚燒鞋子的教程,「引導」用戶如何正確焚燒 Nike 球鞋,化解危機。

我們仍然處於 Web2 和 Web3 的連接點,相信大部分人能夠接受中心化團隊,但並不能接受在公關或其他層面上不專業的團隊。像 Azuki 這樣營收幾乎過億的項目,能夠超過大部分的傳統上市公司。這與他們運營思路與團隊個性息息相關。

但是他們在做好品牌的同時缺少了組織內部應有的公關團隊,面對高額的回報率的同時完善團隊內部的基本架構才是對社群負責的表現, ZAGABOND 事件不意味著 Azuki 再無希望,高喊著讓 ZAGABOND 離開也並不是問題的關鍵,但他的的確確給了包括 Azuki 團隊在內的更多創業者以警醒。歸根結底在 web3 的世界裡,一個充滿創意的團隊會帶來更多的機遇,一個成熟的團隊會決定它是否長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