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8 日
ccryptoo 1 1652321674

孫哥的「算穩夢」:波聯儲與穩定幣 $USDD,與 UST 本質區別為何?

USDD 是基於波場公鏈平台構建,由 TRON DAO Reserve(波場聯合儲備,簡稱「波聯儲」)發行與管理的算法穩定幣項目。本篇文章源自 0x76 在推特上的推文,由動區專欄作者 BlockBeats 整理、編譯。
(相關補充:波場穩定幣|USDD發行量破 1.2 億鎂、TRX燒毀 16 億枚;TRX五月一度暴漲 45%

 

於波場及其創辦人我們無需過多介紹,因此讓我們直奔主題,概括下 USDD 的基本邏輯。

簡單的說,USDD 基本完全照搬了 Terra 的 UST 算穩模型,但是在模型的具體實現環節卻進行了許多有波場特色的改造,我們將這些改造總結為以下三點。

USDD 的三大「創新」

1. 重新定義「鑄造」

在 Terra 模式中,用戶通過銷毀同等價值的 Luna 來獲得系統新鑄造的 UST。每一次交易都會調用 UST 的鑄造功能,以便向用戶發行新的 UST,並以此維持 UST 的價格穩定。

延伸閱讀:研究報告 | 算法穩定幣是什麼,有哪些類型?以UST、OHM、FRAX為例

USDD 沒有採用這種完全依靠原始碼自動化執行的模式。根據其白皮書的描述,波聯儲已經在項目發行前預先鑄造好了 9,990 億 USDD 穩定幣,並且存到了一個被稱為 Issuance Contract 的多簽錢包中。該錢包的地址為:TRFGnuUqED3NDpMYgqZY1X3gAeVHNw1SDq,我們將其稱為「地址 1」。

ccryptoo 1 1652321675

此後,波聯儲將從地址 1 中,以每次 10 億 USDD 的規模,將預備發行的 USDD,轉移到另一個叫做 Authorized Contract 的多簽錢包地址:TTsASxQhMk4t3S5vZMVVJ7nR2GQjDXNRnq,我們將這個地址稱為「地址 2」。

ccryptoo 1 1652321676

可以看到地址 1 已經經過了首次 10 億 USDD 的轉移,目前地址 1 的餘額為 9,989 億 USDD(比白皮書說的餘額多了 9 億,不知道是不是寫錯了)。

當然「地址 2」也不是日常發行 USDD 的最終地址,這裡的 10 億 USDD 還要通過一個白名單機制再次轉到下一個 TRC20 Token 地址:TPYmHEhy5n8TCEfYGqW2rPxsghSfzghPDn,我們稱為「地址 3」。

ccryptoo 1 1652321677

這個地址 3 的餘額加上上一個 Authorized Contract 地址內的餘額,剛好是第一批轉出的 10 億 USDD。

因此,波聯儲官方公開的 USDD 發行量,也就是「鑄造」的 USDD,其實指的是轉入到「地址 3」內的金額,但實際 USDD 的總鑄造量已經達到 9,999 億枚。

因此,USDD 的發行總量並不是由算法控制,而是通過三個多簽錢包地址人為進行操作。最後通過地址 3,將這些已經印好的 USDD 出售給白名單交易商最終投放市場。

USDD 這種壟斷型的發行模式很少被其他算穩項目所採用,不過熟悉 USDTTether)發行模式的讀者可能會覺得似曾相識,或許孫哥的算穩也一定程度參考了這個著名中心化穩定幣的發行模式。

2. 重新定義「銷毀」

同樣,波聯儲在 TRX 的銷毀環節也進行了創新。我們知道,在 Terra 模式中,鑄造穩定幣 UST 必須要銷毀等值的 Luna 代幣,因此 UST 的發行過程也是 Luna 流通量減少的過程。

因此對於直接模仿 UST 的 USDD 來說,在發行 USDD 的同時也需要對 TRX 進行銷毀。

我們再來看看 USDD 的銷毀過程是怎麼執行的。在波聯儲的官網上,我們可以查詢到一個名叫 TRX 銷毀合約的地址:TNMcQVGPzqH9ZfMCSY4PNrukevtDgp24dK。

ccryptoo 1 1652321678

打開看了下,發現在鑄造 USDD 過程中所有銷毀的 TRX,都被打進了這個名叫 MultiSigTRXBurn 的地址。

ccryptoo 1 1652321679

注意,這個地址並不是一個黑洞地址,而是一個名叫 TRXBurn 的多簽錢包。打入這個錢包的 TRX,只要經過 5/7 的多簽持有者簽名,其中的資金是可以轉出來的。

換句話說,這些 TRX 從始至終都沒有被銷毀,TRX 的總流通量也沒有因為 USDD 的發行而真正減少。只不過是從用戶的手中轉入到了另一個由波聯儲控制,名稱叫做「TRX 銷毀」的多簽錢包中。

也就是說,波聯儲在直接鑄造了 9,999 億新的 USDD 的同時,TRX 的總流動量並沒有任何減少。

這個做法如果換個角度也勉強可以理解。對於這種後續添加穩定幣功能的公鏈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公鏈原先制訂好的貨幣政策無法輕易修改,採用這些由多簽錢包模擬的銷毀機制,在公鏈進行徹底升級前也能說是無奈之舉。

不過這種由人工操控代替算法自動執行的做法,無疑給整個穩定幣系統帶來了新的風險,這些我們會在文章的最後部分再次提到。

3. 重新定義「算法穩定」

目前主流的穩定幣,不論是以 UST 為代表的算穩,還是 USDC 這種足額抵押穩定幣,其價格的穩定都要依靠一級市場的套利活動來維持。

也就是說,即便二級市場對這個穩定幣失去信心,沒有人願意以 1 美元的價格從你手裡接盤,那麼持有者依然可以在一級市場將手中的穩定幣兌換為等值的其他資產,而這也是市場可以信任一個穩定幣的根本原因。

對於 USDC 持有者來說,他們可以在一級市場將 USDC 兌換為等值的 1 美元,因此 USDC 的信用來源於 Circle 官方的足額儲備。對於 UST 持有者來說,可以在一級市場將 UST 兌換為價值 1 美元的 Luna 代幣,其信用來源於 Luna 可以無限增發的鑄幣權,而這個機制由鏈上原始碼以及 Terra 公鏈的共識來保證。

但無一例外,以上這些穩定幣項目的一級市場都是對所有持幣者開放並且自由兌換的,因為這樣才能引導市場自發的套利活動,維持穩定幣價格的穩定。

而 USDD,卻對普通持幣者關閉了自由兌換的一級市場。具體來說,波聯儲在 USDD 的一級市場實行了白名單准入機制。目前根據官方的訊息,已經有諸如 Alameda Research 以及 Amber 等機構已經獲得了這個白名單的資質。

但是請注意,這些知名機構並不是在為 USDD 的信用背書,他們只是獲得了在 UST 中每個持有者原本就擁有的一級市場交易權。

而普通 USDD 的持有者,目前只可以在二級市場進行交易。因此即便 USDD 未來的價格脫錨,持有者也只能向二級市場拋售 USDD,但無法直接向波聯儲要求贖回等額的儲備資產。

因此,USDD 的穩定機制可以說跟算法沒什麼關係,而是跟波聯儲或者由他們批准的白名單機構的操守直接相關。

USDD 與 UST 有什麼本質區別?

簡單來說,USDD 模式,是在完全繼承了 UST 基本模型的基礎上,將算法穩定幣核心的「Code is law」,轉變為了「波聯儲 is law」。USDD 的發行、銷毀,以及關鍵的一級市場套利活動,都從依靠原始碼自動完成調整為了由波聯儲這個權力機構批准完成。

USDD 模式的核心,就是將區塊鏈精神中的開放轉變為封閉,將信任最小化轉變為信任最大化(用戶需要完全信任波聯儲)。

因此,我們需要重新審視一下,這個經過孫哥魔改的 UST 仿盤,相比原先的 UST,又多出了哪些額外的風險。

相比 UST,USDD 又增加了哪些風險?

1. 道德風險

由於穩定幣的鑄造、發行、銷毀等關鍵環節已經被波聯儲完全控制,因此這套機制能否如預期一樣穩定運行,已經從代碼控制的無需信任的模型,轉變為了需要完全依賴波聯儲操作的強信任模型。

雖然上文提到的幾個關鍵賬戶都在鏈上應用了 5/7 多簽錢包,但對於這 7 個獨立錢包的管理卻是需要在鏈下完成的。

換句話說,我們只知道這是 7 個獨立的地址,但並不能確認這 7 個地址背後是由 7 個獨立個體分別控制,還是由一個人直接控制這 7 個錢包。

關於多簽錢包的管理權問題,我們並沒有找到公開的披露訊息,希望有了解的讀者可以聯繫我們。

2. 管理風險

即便我們假設由孫哥創建的波聯儲沒有道德風險,USDD 的穩定運行依然需要克服很大的管理風險。

舉個最近的例子,Ronin 錢包約 6 億美元資產被盜的漏洞,主要問題就出在多簽錢包私鑰的鏈下管理而不是鏈上邏輯上。如果某些黑客組織盯上了 USDD 的儲備池並盜取了足夠多的多簽地址私鑰,那麼將近 1 兆已經鑄造好的 USDD 都有可能直接流向二級市場,所有 USDD 交易對的資金池都將被快速抽乾。

當然波聯儲針對這種風險進行了一定程度的預防,比如地址 2 中的資金需要經過 10 天冷靜期才能轉出。但所有的這些補救措施,依然是在增加用戶的信任成本。

3. 不足額抵押風險

對於 USDD 模型來說,最大的風險依然來自於 TRX 的價格下跌,不足以完全應對所有發行 USDD 的贖回需求。在沒有如UST 中Luna 無限鑄幣權保證的前提下,USDD 依然需要進行超額儲備才能應對 TRX 價格的下跌。

白皮書(見截圖)中有提到,波聯儲將會在 6 到 12 個月內籌集 100 億美元作為儲備。這筆錢看來目前還未到賬。而且即便到賬,恐怕也依然會放到一個不知道由誰實際控制的多簽錢包裡。

ccryptoo 1 1652321679 1

可以看出,從始至終 USDD 都以信任最大化為目標對 UST 模式進行修改。而這種信任最大化的管理方式,往好了說是增加了團隊的調控手段。往壞了說,也更加便於團隊肆意操縱市場。

當然我們相信,在命名上已經敢於與美聯儲直接對標的波聯儲,在後續的運營過程中不至於這麼沒底線。

最後提醒一句,雖然 USDD 拿出了由慢霧出具的審計報告,但目前審計報告往往只能確認項目的原始碼實現了團隊所需要的業務邏輯,但往往無法對業務邏輯本身是否存在各種風險發表意見。

因此,很多時候審計報告也只能作為有限的參考,經過審計絕對不能等同於絕對安全。

希望已經被算穩傷害了無數次的用戶,這次能夠吸取教訓。

📍